©绿水桥平
Powered by LOFTER

【SK】无题

 @橘川 

在密兰大森林里有不少的精怪,在这里面,人倒成了异类。

幸好猎人舍瓦心比较大,或者说,他并不经常计较这些弯弯绕的事,有时候他觉得这些会说话的动物也挺有意思。

独角兽保罗是欢迎他的第一个精灵,那时候他正在用蹄子刨地,舍瓦走过去他抬起头来用鼻子嗅了嗅,让出了一条路来,后来舍瓦才知道他是这些精怪的首领,刨地是为着巩固自己的领地范围,他身上不知道哪里藏有一个魔法环,举起来就可以让其他的动物听自己的话。还有亚历,他是只拥有厚厚毛皮的羊,虽然舍瓦一直觉得他的毛皮下面藏着的是一头狼。他很喜欢说话,舍瓦和他搭过几句,确切的说是他说,舍瓦听。皮波和他关系也很亲密,他是一只好管闲事的兔子,窝本来在舍瓦家附近,不知道怎么的便挨挨挤挤的凑到舍瓦的小屋子里,他性子易与人亲近,只要你不碰他脖子上挂着的口袋里装满的从人族的市场上买来的婴儿饼干。有天舍瓦被一头熊敲响大门,熊拿着手鼓,开了门就探头探脑的喊,“皮波,你在哪呢?”只见皮波从床底下钻出跳进了熊怀里。

反正到了密兰就是来毁三观的,他默默想。

但舍瓦有一个小秘密,这些精灵都不知道。

呃,他并不是条龙,也没有犄角,虽然在中二的时候曾经幻想自己是不长犄角尾巴隐形的龙族,还在身上纹了龙的图案以期同族认亲,然而并没有什么用处,他还是个只能端起枪来射杀欺负弱小的狼和骗人的狐狸的猎人。

当舍瓦在屋外捡到小毛团的时候也并不感到奇怪,虽然动物们并不惧寒冷,但到了冬天还是会装模作样的涌进他的屋里坐在炉火前,听他讲一些遥远的北方的故事。时常保罗会打个领结带着啃着玉米的皮波一本正经的站在他的屋前让他开门。

他抱起小毛团,还以为是皮波的同类,拂开毛皮才发现小动物尖尖的耳朵和尖尖的嘴巴,想想在雪天里还真是顺利,还没有把枪掏出便天降猎物。

他一开始觉得小狐狸是被冻昏了,还想到这时剥皮多少可以少些痛苦,但在密兰的捕猎必须要得到保罗的准许,又只好带着狐狸去找了保罗。

但抱起的时候才发现小狐狸全身软绵绵的,背脊的骨头触手是不自然的形状。舍瓦大骇,急忙奔到保罗的树洞里,他的树洞里的医生名声在外。

他被保罗狠狠瞪了几眼,保罗固执的认为这是他追捕的问题,这么严肃的保罗是他从未见过的,只好把药物绷带卷了卷带回自己的小屋。

保罗说,“这只和我们不一样。”

保罗说,“如果照顾不好,有可能他没办法再站起来。”

舍瓦心想,这里除了我哪有生物直立啊。

但他还是带着里奇回了家,把屋子烧的暖融融的,躺着的床分了一半给小狐狸,炉火上炖的肉汤升起的白雾摇摇晃晃的向顶灯飘去,玻璃窗户结了晶莹的冰花,外间的风雪都遮蔽了树林的本来面目。

舍瓦漫无目的的抚着狐狸额头的白色长毛,纠结着如果这一只不能剥皮,这一个冬天大概只能从保罗那里换一些菠萝来吃,本来心中有些怨气,却发现小狐狸在自己手心里瑟缩了一下,眼睛睁也不睁。

毛绒的触感搔过手心,连心脏都变的痒痒的,舍瓦深吸一口气,俯下身子把他揽在身边。

嗯,不吃肉也可以暖起来呀。

就这样温暖了几日,小狐狸才渐渐苏醒。

小狐狸一开始对这里的语言不大熟悉,保罗教了几天才逐渐习惯,虽然舍瓦觉得他的母语与这里的语言更是不合,不过难得保罗肯教他,再加上内斯塔和皮波喋喋不休的听力教学,渐渐的,他的密兰语说的比他的人类语还要熟稔。

小狐狸虽然趴在床上,可却比他适应密兰大森林快很多,他的语言与这里有相似之处,很快就向大家介绍自己了名字,然而密兰生活节奏缓慢,这样冗长繁复的名字很快就把大家绕晕了。

“那叫里奇也可以。”

舍瓦默默想,他的名字也很麻烦,结果保罗一拍肩膀就将自己名字改了,也没问过自己意见啊,不过他可不想说他还是很喜欢舍瓦这个名字的。

里奇来自一片很远的树林,那里没有冬天,但是他飞速的适应了这里的气候,除了躺在床上不能出门,就是不断的与舍瓦聊天。

“舍瓦,你家里的语言是什么样的啊?”

“保罗说每个刚刚来密兰的人都要和他睡在一起,是这样的吗?”

“舍瓦,我又想吃菠萝了,帮我拿一点来好吗?”

“舍瓦,那你还剥我的皮吗?”

舍瓦以前听过来自东方的故事,说狐狸是一种不值得相信的动物,他们往往会变幻出各种你想要得到的一切,用假象来迷惑你,你在欲望中交出了你的一切,然后他们会带着你的一切骤然消失,你失去了财产甚至性命,还有欲望的本性

“舍瓦,舍瓦,你为什么不讨厌我?”

舍瓦回过神来,看着背部被固定在床上的里奇,他正挣扎着向自己这边看过来,小爪子想要摸过来又不敢用力悬空的样子很是可怜。

难怪大家都喜欢.......不对!


评论(5)
热度(5)
  1. 宛岚绿水桥平 转载了此文字  到 橘川
    我亲爱的的SK~跑圈中……